分卷阅读92(1/1)

作品:《金主老*‘无中生弟’

的化学制备,或许可以挽救成千上万的生命,难我为之努力的这些,对社会而言,比不上一个孩?”

这条微博很快被上了搜,几乎是一边倒的支持,偶有的风言风语江瑜全然不在乎,因为他在忙着另外一件事

当年九月,恰好是二那个柠檬伏特加味的酒吧之夜的纪念日,陆留空光明正大的定了一座郊外的老式教堂,他穿上纯白的礼服,挽着他中时代便恋慕着的人,走过纯白的绒毯,在绚丽的玫瑰窗和老式的黄铜琴宣誓,换白金雕刻的戒指。

江瑜当晚正式宣布退圈,他更了最后一条微博,照片里,光透过橡树的遮盖,穿过素的窗棂,在教堂大理石的地面上洒一地灿金,江瑜端着橙黄尾酒,他难得穿西装却没有佩任何装饰,陆留空则半跪来,在他伤疤纵横的手腕上烙浅浅的一个吻。

陆留空垂着眸,问:“会很疼吗。”

江瑜反握住他的手,笑:“亲的我很。”

*

-你记起烟草苦艾味的酒吧

-我解钢带的腕表

-我牵着你的手,和苦涩的过去和解

-从此坦然自若,不任何谣言或中伤。

*

五年后。

雍大开学复课后的第一个礼拜,刚学的菜鸟们路过教学楼,发现某个大教室门挤满了人。

现在已经快到课时间了,不少老师提早放学,别的教室门冷落,菜鸟们好奇的踮起脚尖,从清透的玻璃窗外向里看去,看见里着粉笔板书的男人,不由哇了一声。

理工科不少教授都拥有岌岌可危的发际线,这位却好像基因错,一乌发异常密,和整个雍大的画风格格不。他穿着很简单的蓝格衬衫,粉笔字清秀漂亮,正个人都带着一儒雅的文气,偶尔有学生课堂提问,即使结结,他也微笑着示意同学接着往讲,看上去温和又好说话。

偶有学路过,看着痴的菜鸟小学妹,不由扑哧一笑,打趣:“我们化院的江老师,帅吗?”

菜鸟们小啄米式

“江老师带研究生哦。”学指:“你要是厉害的话,考他的研,就可以天天见面啦。”

小学妹不由面向往。

江瑜退圈五年,大范围脱粉不可避免,但就和他极其诡异的星途一样,他还以极其诡异的方式收获了一批极其诡异的铁杆粉丝。

别的粉丝:“集资!打榜!哥哥。”

江瑜的粉丝:“上雍大!考雍大的研!哥哥!”

别的粉丝:“看电视剧,看电影,蹲男神综艺。”

江瑜的粉丝:“看论文,看资料,蹲男神上国际平会议。”

……然而他们一旦成功,就不得不接受哥哥变成老板的现实,从此一科研似海,从此帅哥似路人,她们一般在实验室就乖乖改,上了微博贴吧就各叫,事实上,江瑜不止一次遇见过他请小组吃饭,妹们喝的昏昏忽忽,莫名其妙来了一句:“哥哥你真是秀可餐。”的尴尬局面。

听到学介绍这些,菜鸟学妹期待的搓了搓手,不由八卦:“对啦,听说江老师有一个特别帅的男朋友,你们有看到过吗?”

“不能算男朋友啦,他们已经结婚了。”

“在人湖哦。”学给她指:“每天都开车来接江老师回家,你现在过去可以看见哦。”

于是小学妹们提起课本就往人湖跑,但是雍大太大了,树木又多,每条看上去都差不多,她在湖边上弯弯绕绕的小路里拐了好几圈,拦了好些学见面,才气吁吁的,终于赶在他们回去之前到了停车场。

她们到的时候,江瑜恰好敲了陆留空的车窗,然后他俯,旁若无人的和车里的人来了一个吻。

“……哇。”

江瑜很好看,陆留空也很好看,他俩在湖边这样亲起来,调唯的像是法式电影里心琢磨过的画面。

他们背后,夕在云端烙柠檬黄的倩影,天鹅成群结队的从人湖碧绿的波里游过。

然后江瑜拉开车门,躬车里,说:“走,我们回家吃饭。”

-完-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