分卷阅读208(1/2)

作品:《被迫成为侦探挂件的*子

上,饶是边尧爸爸这样的人,也足足等了六年才到。

“你怎么看起来这么忧心忡忡的,傻白甜人设快要不保了。”边尧住我腮帮摇来摇去:“你到底在担心什么?你觉得我会去什么事,只淄刑典狱去把景宵暴打一顿吗?还是我去把周爷暴打一顿?”

我站定脚步,回看着他:“如果今天换一个当事人,你就不会是这个态度了。”

边尧有些纳闷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如果今天受到不公对待的是我,或者换任何一个路人,你都不会这么轻易释怀。你非但要把事查个落石,还要把所有坏人全都揪来才罢休,月哥都拦不住你。”

“我对自己也不是一夜之释怀的。”边尧说。

他这样一说,我顿时就心疼得不行,后悔自己不该那样说。

“不过也许你说的也对,”边尧说,“但是……我已经不再为自己的经历到愤怒了。”

我看着他的睛:“从什么时候开始?”

边尧答:“自从被傻白甜路之后开始。”

“别闹了!”我怒

边尧笑起来,迎着夏日午后的风,带着荒川泥土的气,以及青草野的生机。他一儿也不面,我想,笑起来的时候洒脱又帅气,偶尔还会害臊脸红,就连一脸无聊的样也很可

顿了顿,我还是说:“其实过去,我经常是很害怕的。”

“在你追查案,不断突破底线、去试探危险的时候,当你执着于Lunatic,执着于SIP,一次次地悬在悬崖边上凝视渊的时候,我心里都方的要死。你总是有一不怕事还不嫌事儿大的劲,我其实一直很张。”我了一气,“但是我又觉得,总不能不让你自己想的事,阻止你成为你想成为的人吧。毕竟……”

“毕竟我前十五年里,都在被家人指挥、被别人定义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我叹了气:“是。”

边尧:“你终于说来了。”

:“嗯。”

“那你呢?”边尧说。

“我?”我有些茫然地看着他:“没有你的话,我就老老实实地上大学,参加社团活动,和同学聚餐。回到家之后,要么躲开谈恋的室友独自回房间看电影,要么去找个兼职,就像个正常人那样。”

我将双手竖成“兔耳朵”弯了弯,给“正常人”这三个字加了个引号。

“期末考试全空飞过的时候,不会有人为我到尤其兴,我也不会特地因为隔系赢了篮球比赛而特别激动。逢年过节的时候爸妈会给我打个电话,其他时候我就一个人呆着,就像过去那样。”我摊开手,“没有猫,没有狗,也没有蛇,空巢老人。”

本章尚未完结,请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