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见徐思晴(1/2)

作品:《床戏替*(NPH)

又见徐思晴



斐厉笙的业务能力毋庸置疑。

疑惑之,他总能恰到好的解答,费解之,亦能察觉到不妥,及时给予纠错指正。唐宁在他的指导步神速,连培训班的老师都十分惊讶。

唐宁确实很有灵,但她缺乏系统的训练。在此之前,她弱项不少,在班上也只是中等成绩。但自从斐厉笙回来之后,几个弱势项目有了明显的提升,能力飞跃式的提

斐励笙回来西京,也住别墅,但能给唐宁开小灶的时间不多。

除了刚回来的那几天能匀时间之外,唐宁就很少能再见到他。

虽然同一室,起居时间却总是错开。听助理说他在西京参加一个大型活动,需要提前彩排,十分辛苦。

唐宁依旧每日由司机接送去培训班上课。

但这几日门,总能看见一辆黑奔驰跟着她。课时,那辆车也在,车里的人看她上车,开车,那辆车便也了火,跟上来。

刘伯,后面那辆车...是不是在跟着咱们?

唐宁从后车窗望去,那辆车的遮光板挡住了司机的脸,但也能看是个中年男人,车后座应该有人,唐宁却看不真切了。

...没有吧,大概就是顺路。刘伯看了后视镜,睛收回时却在唐宁脸上略过一,声音无论怎么听都显得有虚。

唐宁脸上一顿,只坐直了,不再声。

那辆车很明显在跟他们,而且这么多天,刘伯不可能没发觉。只有一可能,他认识跟着他们的人。

果然,今天的车七拐八绕,走的却是跟往常不一样的

唐宁起了疑心,问为什么换路走。刘伯却只答,前面修路,得换一条

很明显的猫腻,但唐宁现在却无可奈何。她试着偷偷开门,车的门窗都被中控锁住。

只好用包遮掩,拿手机找人求救。

可她在西京认识的人寥寥,各个皆是泛泛之,如今不知司机和后面的人是什么关系,意何为。唐宁第一反应就是找斐厉笙,这毕竟是他家的司机,可又没他的电话。

一番犹豫之,车已经使了一个窄巷。路边树木葱郁,几栋树起的的别墅,路边连人影也不见,像是个无人区。

唐宁吓坏了,顾不上多想,忙翻斐厉笙助理的电话,编辑好短信刚要把定位发去,车却突然停。她因为惯往前冲,手机也跟着掉到了地上,慌忙去捡,没想到司机却先她一步把手机捡起来。

唐小,就在这里车吧。司机拿着手机却不还她,说话的声音让唐宁想起网络上常看到的那些单被害的社会新闻。

骨悚然。

不等她发问,后面那辆车来的人就已经将她那侧的车门打开了。

车外站着的个相普通的中年男人,靠左侧有一颗大大的痦,让唐宁莫名将他联系上许多影视人

本章尚未完结,请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