舅舅吃醋(1/1)

作品:《烽火金兰(民国)

舅舅吃醋



(P O 1 8独家发表,)

阿香果然就把在了镜框上,凌弈的房间在走廊另一,每回经过她房门,就看到那只玫瑰球明晃晃地挂在那里,直到几天后枯萎,方才被蒋妈取了来。

这日他从学校回来,忽看到起居室的桌上放着一大捧鲜,虽然也是玫瑰,但不像从园里剪来的。他走上前去,只见鲜旁还放着一本英文小说,用鲜亮的粉绸带绑着一个蝴蝶结。

至于那小说也无甚奇怪,不过是市面上行的三小说,平常他连看都懒得多看一。此时他却心一动,将小说拿起。

(P O 1 8独家发表,)

揭开封一看,第一页上是一行英文字

To my dear Phoebe.

则是一个落款,写着齐彦之。

菲碧是凌弈给幼筠取的英文名,祈愿她能如这个名字一般明亮皎洁。

他拿着手里的书,半晌,啪的一声,将书用力阖上,此时阿香恰好走过来,

先生,大小方才打电话回来说

凌弈冷冷打断她:又不回来吃晚饭了?

阿香不由呃了一,见凌弈横过来,忙把去。

(P O 1 8独家发表,)

凌弈:她又去哪了?

大概不是公园又是戏院,或者又和朋友开车兜风去了?

阿香:大小说是上黎饭店舞去了。

凌弈是知的,每天晚上黎饭店都有舞会,那样的地方鱼龙混杂,男男女女肢缠,她小小年纪,去那场合什么,岂不是胡闹吗?

他不由在屋里踱了几步,忽然对阿香

你让他们开一辆车来,我要门。

阿香忙答应着去了,凌弈门去,半途却又顿住脚。

(P O 1 8独家发表,)

他想到那天自己对她说的,你也大了,和朋友来往是常事、你多几个朋友,我兴还来不及

幼鸟终要离巢,终有一天她会离开他的羽翼庇护,即便日后再有风雨打,也该是另一个人为她遮挡。

所以这段时间她早晚归,在外玩乐得也越发肆意,他心里虽不悦,却一字不提。他想早晚有这一天,自己也该学着适应。

想到此,凌弈只是默然。

汽车夫早已在旁等着,却一句也不敢问,良久,方听到他

你回去罢。

(P O 1 8独家发表,)

汽车夫:您不门了?

凌弈也不答言,却是快步朝外走,得门来,雇了一辆人力车,:去黎饭店。

若坐家里的汽车去,饭店里的那些西崽都认得,那她也就知了。

他也不想去涉她和那齐彦之来往,只是怕她遇着危险,要亲瞧一瞧方才安心。

一时车到了饭店门,凌弈给了车钱,还未近前,便听到大厅里传来隆隆的音乐声。

(P O 1 8独家发表,)

他很少到这样灯红酒绿的场合来,只见那舞厅中电光照耀,恍如白昼,女的嬉笑声和男的说话声夹在其中,吵得凌弈心烦,四顾一望,一对对的男女搂抱在一舞动着,那些女有的穿着衫,有的穿着西服。

穿衫的倒也罢了,几个穿西服的都是袒背的舞衣。薄纱料脯腰肢勾勒无疑,一双也光光的在外面,舞伴的手就搁在她们腰间,还抚来的肌肤。

凌弈的眉越拧越,目光飞速在那几个女脸上划过,待一一确定都不是幼筠,方才舒了气。

只是他这样转一望,恰望到角落里,一个穿白舞衣的少女坐在那里,不是幼筠是谁?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舅舅:我不生气我不生气我不生气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