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5.69



周澄怕伤到周慈,一直忍着没动弹,却无奈周慈的动作越来越激烈,就像是上瘾了似的,即使咙被泪汪汪的也没停止,像吃糖一样嗦着,有时候还用去压,用牙齿去咬。

周慈不轻不重地咬的那一完全乎周澄的意料,一时间竟没有守住关,大白灼来,把周慈的腔填得满满当当,最终还溢来许多。

周慈懵了一瞬,随即反应过来,赶爬起来,伸手去拿草纸,然后张嘴把哥哥的腥膻吐了来。

周澄一脸愧疚地跪坐在周慈旁边,帮她拍背,沙哑着声音歉:

小慈,是哥哥不好,抱歉

谁料周慈突然转,两亮晶晶地看着他,兴奋地提议

哥,我们玩69吧,我早就想玩了!

周澄愣了愣,在被解释什么是69之后,脸有些古怪,但见周慈跃跃试且状态良好的模样,不忍心拒绝,意识就答应了。

北方的炕上,两年轻的叠在一起,咂咂的声不绝于耳。

周澄扶着妹妹的尖描绘着那包裹的红,时不时那红充血的

从周慈甬,一滴不漏全被周澄吞

周慈双手握着起,顺着壮的一路吻到吐着晶莹的,然后一,开始吞吐起来。

两人受到各自的在对方中被温柔抚,不禁兴奋得像同时攀上了云端,在里沉沉浮浮。

来不及说话,所有的语言都被那带着腥气的封缄,直到两人同时达到将雪白净的脸颊玷辱。

周慈小着气,缩在周澄怀里,枕着周澄的心

白的还挂在嘴角,顺着尖尖的滴落在周澄的膛上。

哥哥,我好喜你。

周澄闻言微愣,然后嘴角上扬。

傻丫,哥哥知

周慈不太满意,抬绵绵地瞪他。

那你说你喜我吗?

周澄笑得更好看了,茶光潋滟,像妖一般惑人。

你。

对视了一会,两人渐渐又抱在一起,激烈而地抚摸对方的,像是要把怀里的人骨血里。

周慈站在炕前俯着,双手撑着炕沿,后撅起,红就这样明晃晃地暴在空气中。

周澄弯腰去吻周慈优的肩胛线,凹陷的雪背,双手掐住妹妹如蛇般不盈一握的腰肢。

蓄势待发的了周慈大中间,在柔的肌肤上挤压。

周澄拍了怕周慈的,轻声

小慈,夹

周慈闻言,即使都快散架了,还是意识地夹,承受哥哥越来越猛烈的冲撞。

密布的每每都会和相贴,

周慈的渐渐变了味,开始带着细微的哭腔。

周澄不要了

作话:妞妞回归啦!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