贰拾肆. 是谁的(一千两百五十珠加更)(1/1)

作品:《黯馨 【DS 1V1】

贰拾肆(一千两百五十珠加更)



肖黯挤了几滴净手在自己手上,搓手心手背,把正反两面都消了毒,这才走近来。

乔梓馨的发披散来,半掩着香腻白的酥。黑瞳里蓄满了清,是酒,眨一,便让人微醺。

肖黯抬手,先抚摸上她角的那个小泪痣,惜地了两,才一路轻去,沿着如脂似玉的天鹅颈,最后停在细若堆雪的峰上。

端的粉果像是羞的苞,被他的指尖抚到,会,微微绽放。

这里是谁的?他问,音蛊惑。

主人的。她答,声线甜腻。

男人的手并未在她前作过多停留,而是沿着沟渐渐到了小腹,再转到她后,背,脊,腰,最后,握住一边的绵团。

这里呢?是谁的?

也也是主人的。乔梓馨羞得脸要滴血。

这样的问答是要让她主动放弃对自己的所有权,亲自承认肖黯对她的绝对主宰,在心理层面,要比被绑起来制挨打,耻辱更加烈。

那主人可以对它什么?肖黯的手掌在她的尖游走,一寸寸地细细抚摸,描摹每一的纹理和廓。

主人可以可以打



结实的掌掴,带着震慑,错了,重新回答。

上的微痛,转移到了的其他位,换了觉,一开始在腔和腹腔里横冲直撞。

乔梓馨哭丧着脸,啊?答错了?

这还能有什么别的答案吗?她脑里一片空白。

你不是聪明的吗?好好想肖黯的嗓音压低,带着慵懒,离得很近,呼轻轻扫过乔梓馨的耳廓。



又是一拍打,落在另一面的

不对,还不只是拍打,他的手指不再安分,开始顺着两片浑圆中间的隙探

乔梓馨脑里嗡地响了一:她猜到了他手指的去向,那里有最隐蔽最私密的褶皱,自己都没有碰过。那里也是最羞耻的路径,是从未被开发过的,通往她的另一条通

她本能地往前闪躲了一,主主主主人~

肖黯用另一只手死死地住她的肩膀,把她了回来,啪啪地掴来两狠的,你再躲一试试看?

乔梓馨不敢动了。

还好肖黯并没有继续往她的犯,转而揪住了尖尖上的一块死劲拧了一圈。

啊啊乔梓馨痛得叫了来。

这个人果真好多让她吃苦的招,远远不止扇打一项。

说,我可以对这里什么?肖黯接着问刚才的问题。

他没想错,乔梓馨冰雪聪明,拨一立刻能举一反三。

她立刻明白了肖黯的意图,老老实实地答,主人想什么就什么。

乖。是满意的声音。

乔梓馨的被抬起,对上男人欣赏的目光。

他在用目光抚她,上上;他也在用目光占有她,每一寸每一毫。

那目光,冷静中藏着炽,沉着中隐着疯狂,比他的手掌更有掌控的能力,一寸寸浸她、赏玩她、惜她。

乔梓馨仿佛失掉了上所有官的自主,只有跟着肖黯的动,颤栗不已。

接着,他的手又来到了她大,缓慢地在侧来回抚摸。

手指逡巡到前面的园,捻住一边的挲、打圈,忽然又前移,住了冒的蓓,用指甲槽轻轻地硌了一

力度一也不大,却让乔梓馨猛地弯腰。

早已难抑的望被彻底唤醒:止不住的冲上了,溢;又涌向了间,漫成了一清泉。

女孩浑烧得狎红,脚发,支撑不住自己的重,脆拦腰趴在了男人手臂上,大息。

前这个男人太可怕了,他衣着整齐,脸如常,甚至连抚摸都显得彬彬有礼,却让自己如此轻易地达到了

主人。乔梓馨,抬看他。

肖黯把她抱了起来,放在藤椅上,正面朝向他。

他把她双掰开,架在藤椅的两边扶手,刚刚才过的漉漉地来。

男人啪一声扇在上面,谁准你的?!

乔梓馨被这一打得要哭来,又疼又羞,满脸通红,主人,我错了。

第一次先饶了你,面给我忍住了,再影响我验货的度,这里他用手威胁地在她前又拍了拍,要挨鞭!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