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*点花样疼人的(加更)(1/1)

作品:《清釉(办公室1v1)

样疼人的(加更)



歌剧厅珍珠遭失窃,这是邮临时广播里传来的重磅消息。

彼时,魏琳和琼正在十二层的疗养区spa,听到广播时魏琳还吓了一:大半夜的就为了找珍珠?至于嘛。

至于,琼容床上躺得稳当,嘴却不停,你没看邮的宣传册么?歌剧的卖就是海珍珠,货真价实,品相好的一串十几万呢。

这么贵啊?魏琳也算刷新了消费观,别折腾一圈还找不到。

也好奇广播的后续,找来疗养区的经理问展。

我们刚接到通知,经理愁眉苦脸的,公共区都查过一遍了,真没有。船要求所有乘客在两个小时回到客房,有警卫会一间一间地来笔录以及搜房。

线索?

有,据说是梁晟先生报的警,他在歌剧厅里和可疑人员有过,是女,之前还见过几次面。警卫应该会先查不在场证明,像您二位肯定不用担心,我作证。经理拍拍脯。

监控呢?魏琳看过不少侦探小说,脑转得快。

船上的监控经常会关闭,经理苦笑,信号不好。

正常。琼不以为然。

,你说谁会和晟总待一块啊?魏琳当起侦探。

喏,群里都是和你一样闲不住的人。琼打了个哈欠,把手机递给她。

整船都是同事,了大事,工作群久违地炸开,纷纷在猜测可疑人选,甚至还开起了语音通话。

言论分为好几派,其中总裁的女儿王婧被提到好多次,以及曾经那位泼过茶的公关员工。

其实都是的小事,但梁晟不近女的形象在公司已是固,既然说之前见过面,再考虑到直接汇报给他的属全是男的,大伙儿只能往里挖。

卧槽,魏琳听得津津有味,年会那天,我怎么没看见王婧和晟总在一块啊?

因为你满脑都是糕,琼无语,忽又坐起,诶,清釉人呢?

她年会没来啊。

小朋友,我是说她在船上的人呢!

无独有偶,群里也有同事提到章清釉的名字,但很快被否定。

人家的工位离晟总的办公室最近,说明不了什么吧,业务的一位女大佬发言,再说,章清釉可是法务!法务的人品远比我们这群人多了,怎么可能偷珍珠。

魏琳自豪地耶了一声。

但岔开来讲,不觉得晟总和章清釉还的嘛?某位IT员工开麦,他们会不会一起去看歌剧叻?

那晟总是吃窝边草啊!但真的般,市场的一位经理跟着开麦,他要追清釉的话,还有别人什么事?哎哟不说了,有人来查房,拜拜。

一片赞同声,却也明白只是调侃。

归般,但八竿都打不到一边去的两个人啊。

魏琳和琼一对视,决定直接去敲章清釉的房门。

清釉!我们来陪你说说话。

门开了。

幸好门开了。

女人通香气,发丝凌优雅,脸绯红,许是刚洗过澡的缘故,诱惑宛如熟度刚好的酒,又甜又醇。

她太过好遗世,似乎对纷扰毫不挂心,甚至都不知自己被意外卷讨论,还在同事的撮合,与自己的上司的上司的上司凑成一对。

连纷扰都不在乎,怎会是偷珍珠的疑犯呢。

瞧瞧人家,睡觉穿的是睡袍,多致,琼给魏琳传授时尚经验,你,太邋遢。

魏琳跺脚。

而章清釉似乎太过乏累,只是笑笑,又走回床上躺着。

仔细看,女人走路的步态略显奇怪,婀娜中带着谨慎,躺的动作也缓慢。

准确来讲,甚至不是躺,是以一个特别的姿势趴着。

她快难受死了比还难受

又好舒服比浆还舒服

魏琳也看不异样,大聊特聊,把刚才的所见所闻全讲给她听。

清釉,如果晟总真的追你,你会答应嘛?

女人埋在被里,回答翁声翁气,即便是同听了都骨:现在呃嗯现在会,以前不会

是啊,琼而发,不同年龄真的会喜不同样的男人,年轻时喜纯的,死心塌地的,稍微几岁,就更喜

?魏琳听不得卖关

样疼人的。

可琼留了后半句话没说。

落到这样的男人手里,磕绊免不了,只能看到底是日久生,还是归于泯灭。

作者写稿要被榨了(和小瓷一样)求大家留言鼓励(哭唧唧)一章写了一半争取今天发

本章已阅读完毕(请一章继续阅读!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