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家人(1/2)

作品:《遥相会(兄妹骨科)

作为家人



从我的角度,我认为可以一试。年轻人,应该大胆尝试恋,不该拦着。他垂眸看她,吴朝这人虽然呆了一,不过好在人有定,能守住心。作为你初茅庐的第一试金石,刚好。

是谁当时死盯着我早恋权越遥突然止住,越想越觉得他那番话简直槽满满,吴朝要还能叫呆,这世界上是不是只能有权晨骁一个人不呆了,等等,谁初茅庐了?我正儿八经谈过恋的!

哦,再茅庐?他一瞬间好像是要摸索些什么,最后只是把手袋里,恋能够简单直白地告诉你,男人不是你在象牙塔里看到的那样,这比说教一万次都用,代价也很严重。比如,当你只看到某人好的一面,就要警惕被骗。

除了你的角度呢?

从另一个角度,我不认同。尽不可能,权越遥的心还是为此雀跃,她睁大睛等着他的文:吴朝事业心太重,会很严重地忽视你的受。我家妹妹我清楚,所以你们不合适这是作为哥哥的角度。

权越遥垂眸。权父权母希望她能和一个能够陪伴她、照料她的人在一起。毕竟以权家当的条件,招个条件不错的上门女婿似乎都不成问题。

可是她喜的那个人,比吴朝还忙,还重事业,还忽视她的受。

你什么时候回去?

她终于问了这个一直在刻意避开的话题。

凌晨两的航班。

连住一晚都是奢侈。早知就不和他生气了。

她也没问次什么时候回来这犯蠢的问题。只是平静地,说好。

多,权晨骁把前几天刘姨留的小排骨放锅里炸了,又炒了两个素菜。没办法,家里除了权晨骁没人擅饭,大概算是自己给自己践行。

这个时间的饭,已经算是夜宵了,权父权母六多吃的晚饭,上了年纪怕积,只喝了几清汤。

权越遥一直低啃排骨。她就是从权晨骁手里喂来的,吃他的饭比吃什么都顺溜。

吃过饭,收拾完厨房,权越遥把他拉到自己房间。

这次她回来,统共就带了那么东西:给爸爸妈妈的,给哥哥的。她蹲在地上从箱里掏东西给他,不一会儿就搭搭了。

原来他上大学也是,假期结束,只要一收拾行李,她铁定会哭。

那几年权晨骁都不当着妹妹的面收拾行李,都是等她睡,自己再黑灯瞎火鼓捣。

他抬手摸摸小姑娘的发

发丝是的,挠在手心里,有。他收回手,指了指那些:都是给我的?

权越遥忍了好久,也没忍住抱怨他行李箱太小,想装也装不

可不是。他只有那东西。

什么都带不走。

权晨骁没让父母开车送他回机场,说是已经约了车,上到楼来接。

当然他也没同意权越遥送他。女孩夜打车回家不安全。

本章尚未完结,请一页继续阅读---->>>